当前位置: 池州 -> 悦读会 -> 正文
江南雪
发布日期:2020-01-14 来源:池州日报    作者:候朝晖 阅读:

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”清早起来,发现下雪了,一场仿佛蓄谋已久的雪,正以铺天盖地的阵势纷纷扬扬地洒下来,粉妆玉砌着这座美丽的江南小城。

江南的雪,不同于北方。北方的雪如粉,如沙,干燥、粗粝,下得铺张、狂放。江南的雪温润、细腻,雪花飘飞时舞姿妙曼,宛若身材婀娜的江南少女。而且,下得温驯、内敛,有点“欲语还休”的羞羞答答之态。江南小城,慢慢地被一场雪拥在温柔的怀抱里,分外妖娆。

此刻,平日里烟波浩渺的平天湖静若处子,白茫茫的一片,如同一面巨大的玉镜镶嵌在江南大地上。望华楼,冰雕玉砌一般,高高地矗立在渺茫的雪线之上,若隐若现。湖中的小岛、栈桥、亭台楼阁,全都银装素裹,隐入朦朦胧胧的雪野,恍若仙境。杏花村里则是另一番景致:小桥,长廊,草亭,茅屋……都被厚厚的雪被覆盖着,安详而静谧,似乎在酝酿一支久违的牧歌。茅檐下高挑的红灯笼好像在静静等待风雪夜归人,让人在寒冷中油然而生些许暖意。

静寂的百荷公园里,不再绿柳依依,荷叶亭亭。百牙山上,古塔不语;九曲桥畔,众鸟飞绝。唯有一池枯荷,以洁白的雪做宣纸,铁画银钩,浓墨淡描,将自己最后的坚守、不屈的风骨跃然纸上,绘成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写意。白色的雪,褐色的枯荷,不但没有强烈的视角反差,反而显得那么的水乳交融,和谐统一。满幅画不见丝毫萧索和衰败,给人的却是一种沧桑美。古人认为“残荷听雨”颇有一番情致,其实,“残荷映雪”何尝不更别具禅意?

这时候,如果不去踏雪寻梅,简直就是辜负了雪的盛情和美意。收到雪散发的请柬,小城里的梅花像那待嫁的村姑,脸“刷”地就红了。小城的梅何须寻呢?杏花村里有,百荷北园有,百牙山上有,清溪河畔也有……不妨穿上厚厚的雪地靴,“咯吱,咯吱”地踏着积雪去看梅。最佳的赏梅之处,我个人认为应该数清溪河畔。此处的梅树沿河而植,依次成林。梅树壮硕,曲干虬枝。鲜艳的红梅,素雅的绿梅,纯洁的白梅,夹杂其间,争奇斗艳,暗香四溢。与玉带般的清溪河以及如虹的兴济桥相映成趣,美不胜收。

最惬意的是,邀三、五好友,找一处僻静的小酒家,围炉而坐,把酒言欢。烧一份鱼头火锅,炒几碟农家小菜,足矣。不过,酒最好是酒家自酿的陈年米酒,灯光下散发出琥珀色的光泽,入口甜糯、柔绵,醇厚的酒香里尚有一丝丝桂花的味道,直入肺腑。窗外雪光莹莹,室内暖意融融。何其快哉!纵使被雪所困,不想出门,也没关系。街头巷口依然会传来“卖——甜酒啊——!”的叫卖声,悠远、绵长。你会忍不住打一碗回来,就着年糕或“鳖鳖蛋”(一种类似小汤圆的糯米甜食)一起煮,边偎在火桶里,边吃酒酿。直吃得额头渗汗,暖到骨子里。

不知不觉,雪化了。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又将是一个莺歌燕舞、柳绿花红的江南春……
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用户名  密码 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
视觉焦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