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池州 -> 悦读会 -> 正文
年味正浓
发布日期:2020-01-14 来源:池州日报    作者:江锐 阅读:

人都说现在年味淡了,看不到儿时红火的办年货场面,城市里也没有了灶王爷,更没有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连走亲戚都像走过场一样,没有了儿时浓浓的年味,留下的都是怀念。那年味是什么?是吃?是穿?还是玩?都不是,年味就是一家人团聚的味道,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亲情。其实,年味没变,变的只是我们自己的内心。

儿时不知年味是什么,只知道过了腊月就是年了,到时有的吃、有的喝、有的玩,还有新衣服穿,年味在我眼里就是吃穿玩。记得某年才几岁大的我,放寒假到山里哥哥(干亲)家玩,因为大雪封山交通中断,父亲因此未能及时接我回家过年,那也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在外过年。

母亲为此埋怨父亲,为什么不提前接我,害得她心肝宝贝儿子孤零零一个人在外人家过年。在母亲眼里,那个年因为缺少一人而变得不再完整,吃什么都没有味道,几十年后因为此事还耿耿于怀。但讽刺的是,她的儿子我却没有这个概念,即使母亲事后问我想不想家,我也笑着说不想。我猜当时的心直口快肯定让母亲心里五味杂陈,暗叹这个儿子真没良心。其实她不知道的是,她的儿子——我,那个年却过得很是开心。因为没有回家,度过了长大以来的许多第一次:第一次上澡堂,第一次进祠堂,第一次亲眼目睹麦芽糖的制作……太多了第一次,那个年味当时在我眼里,就是新颖好玩。

随着年岁的渐长和学业的繁琐,年味似乎没有了往昔的欢欣,多了一份平淡,外加毕业以后就业和生活的压力,有时候甚至有了想逃离年的想法,直至自己成年以后做了父母,一切又有了改观:年还是那个年,味还是那个味,永远都是团圆的味道,一个都不能少。

难忘的是岳父去世后的第一个春节,我们一家三人回妻娘家陪岳母过年。年三十那晚团圆饭过后打电话回去跟父母报平安,电话那头传来父亲嘶哑的声音,说睡了。在我印象里,父母年三十是必看春晚的,怎么这么早就睡了,我又问晚上做了什么菜,父亲回答炒了两个素菜,我又问三十晚上怎么不多烧几个菜,他说没有胃口,等我们年初二回去再烧。短短几句话,让我鼻子一阵阵发酸,忍不住偷偷大哭了起来。那个年,在我心里有了种负罪感,年味顿时全无。

如果要问世上最疼我们的人是谁?答案一定是自己的父母,也只有自己的父母不求回报无怨无悔地付出,我想天底下父母都是如此。每到年关,母亲都会打来电话,说腌了几条几斤我爱吃的腊鱼腊肉,过了年就能带去吃了,还给大孙子做了几双棉鞋。母亲的话总是让人温暖,让人忍不住有了急切想回家的冲动。我知道,父母早已准备好了大桶的菜籽油、腌好的豆腐乳、发黄的梅干菜……满满的爱,就只等我们回去。

又到年关,路上行色匆匆的返乡人,一定是听见了父母的召唤。无论多大,无论走多远,都一定要回家,吃上父母做的满满一桌团圆饭,碰杯说声平安。我们,都是回家的人。

谁说年味已淡?我想说的是,年味正浓。不信?你听听那回家的脚步声,返乡的人一定会告诉你,有钱没钱都要回家过年,那里有家的味道。

这,就是年味!
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用户名  密码 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
视觉焦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