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池州 -> 悦读会 -> 正文
松鼠与黄鹂
发布日期:2020-01-14 来源:池州日报    作者:吴银珂 阅读:

淅淅沥沥下了几天雨了,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冷,我在院子里张望几次,松鼠几天都没来我家院子做客了,那把油亮的毛栗子仍然静静地躺在水泥地上,已经被雨水浸泡得失去光泽。

上午我撑了一把雨伞走进了对面的北园,沿着甬道走了一圈又一圈,雨时停时下,百牙塔模模糊糊,百牙山被一团又一团云雾缭绕着,所有的树木又因为雨水而郁郁葱葱,我的心又敞亮起来。我知道小松鼠就藏在那一片树林里,并且拥有一个遮风挡雨又温暖富足的小窝。

我并不想去骚扰它,它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

也不知道是哪一年了,是清晨还是黄昏,我独自在北园游走,突然就偶遇了它。当时它正躲在一丛鲜艳的非洲菊下啃食着什么,看见我立即静止不动,两只眼睛滴溜溜地审视着,也许在想:你想干啥?我也与它对视,情不自禁笑了。它的模样真可爱,浑身灰白,胸部却是一片黑,像套了一件小围裙。它的尾巴S型蜷曲在背上,干净又松软,尾梢搭在小小的头上,轻轻地抖动着。也许有其他人来了,它突然一个转身,闪电一般爬上一棵古槐树,消失在一团树叶中。

我快乐了很长时间。我更开心的是,不久我又遭遇了一只小松鼠,它大概才出来闯世界,也不能一眼洞穿我的善良,动作却也一点不输父母的敏捷,转眼跑进了桂花林。我笑了,那是我家的方向啊。我知道了北园不仅有松鼠,而且还是一窝松鼠,它们就像童话里的小松鼠一样,过着安宁幸福的生活。

我想邀请它们来我家做客。我上网查阅了大量资料,明白松鼠喜爱坚果,特别是栗子类。我想春夏秋季它们应该是无忧无虑的,北园的生态越来越好,蕴藏着丰富的各类食物。但是冬天就很艰难了。于是上街买了毛栗子,有时是花生,有时是瓜子,反正有了坚果就想与它们分享,院子里撒一点,院外的香樟树下撒一点,香樟树路那边的桂花林里也撒一点。

我坚持了好几年,终于在今年的十月份,看见松鼠出现在我家院子里。它不是来吃坚果的,它是来啃食我的黑松盆景的嫩芽的。我心里说,难怪我心爱的黑松越长越难看了,还以为生虫了呢,找了半天又没有虫子,郁闷了好久。我并没有驱赶它,而是在黑松旁边撒了不少松鼠爱吃的食物,希望哪一天它们全家来做客。

我仿佛看见它们大摇大摆地走来。

绵绵细雨总是让人思绪万千,特别是冬雨,或者说冷雨。冷雨敲窗,带来的不仅是诗意,更多是惆怅。

去年吧,因为院外的香樟树长得太过茂盛,遮住了所有阳光,园林部门干脆做一次大修剪,阳光洒满了院落,可是,每天早晨醒来,我再也听不到鸟儿热闹的啁啾声了。所谓有得必有失,就是这种情境吧。

好在院外就是北园,北园有桂花林、梅树林、柳树林、竹林……再过去就是百牙山,山上长满了各色树木,这里栖息着各种鸟儿。我每天都要来北园转几圈,到处都是鸟儿的啁啾声,恍然活在天堂。除了麻雀、白头翁、喜鹊等留鸟外,在这里我还认识了许多候鸟,比如燕子、杜鹃、黄鹂、秧鸡、水雉、野鸭等。我知道平天湖、月亮湖那边还有天鹅、白鹭,究竟有没有大雁?我不知道。我相信再过几年,这里的候鸟会越来越多的。

最近几天,也不知是下雨还是阴冷的缘故,我觉得鸟儿似乎少多了,特别是候鸟,几乎不见踪影,北园,于是变得冷清寂寞起来。突然想起朋友送给我的那对黄鹂,一定还生活在这片绿色之中吧,我好久没看见他们了。

那是一对特别健康活跃的黄鹂,一公一母,尖嘴红脚,公的全身金黄,翅膀的边缘一溜油亮的黑色,母的一半金黄一半绿色。它们被关在笼子里,整天窜上跳下,叽叽喳喳,不吃不喝,表达着强烈愤慨之情。朋友说要想让它们安静驯服,还得剪喙削脚。我听了实在不忍心,朋友前面刚走,我后面就把黄鹂放飞了,那是个深秋,就在北园,我真的看到了杜甫笔下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的明媚景象了。我甚至还有了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”的诗情。

我以为黄鹂走了就走了,不会再回来了。突然有一天,我看见它们出现在我家院子里,大摇大摆地啄食枸杞盆景上的枸杞籽儿呢,那枸杞籽刚刚熟透,火红一片,漂亮极了。我说这枸杞怎么回事呢,怎么没几天就消失了呢?原来是黄鹂来享受了。哦,它还记得这里。我心里说,吃吧吃吧,来年我一定再多养几盆,欢迎你们经常回来做客。

今晚我又来到北园,走了一圈又一圈,雨还是淅淅沥沥地下着,所有的鸟儿都不见了,包括那对黄鹂。雨下,或不下,我都有点怅惘,眼下是冬季了,它们准备了足够的食物了吗?它们都在自己温暖的小窝休息了吗?多想雨过天晴,我再来时,能看见更多更美的黄鹂。
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用户名  密码 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
视觉焦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