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池州 -> 悦读会 -> 正文
韭菜生香
发布日期:2020-03-26    作者:谢英 阅读:

一畦春韭绿,让人食欲兴起。韭菜以春天的味道最佳,晚秋次之,夏天最差,有“春食则香,夏食则臭”的说法。清晨的韭菜,带着昨夜的春雨,水润清灵,片片带状的叶子身姿修长,色泽嫩绿,秀色可餐。

春天第一茬韭菜,用来炒鸡蛋最合适,把刚剪下的春韭洗净切成细段,把蛋打入,撒上盐,搅拌均匀。油烧到八成热,再将鸡蛋韭菜液倒入锅内快速翻炒至熟,韭菜特有的香味立即弥漫,一道金黄青绿的菜品出锅,有着鸡蛋的柔软,有着韭菜的草香,细细咀嚼,韭菜的汁液清甜,人间有味是清欢该是这种味道吧。

父亲的朋友在春天登门叙旧,母亲拿出腊肉、腊豆腐,把腊肉切成薄片,把腊豆腐切成丝,把干红辣椒剪成细圈,准备好大蒜瓣,春韭切成适中的小段。往土灶添柴,油锅炒熟腊肉片,出锅,再炒腊豆腐干丝,也出锅。接下来放油煸炒辣椒、大蒜,等到大蒜的香味煸出,把腊肉片与腊香干丝混合倒入大铁锅翻炒一分钟后,放入春韭继续煸炒,动作快,火力大,三到五分钟后,春韭的香味散发出来,春韭油光可鉴,柔软适度,母亲立即铲菜出锅,端上桌。

父亲拿来自己酿的谷酒,母亲再炒一碟花生米,父亲跟他的朋友在韭菜与腊肉、腊豆腐的味道里回忆往昔兴修水利,一锄头一锄头的挖沟渠,一担担的挑泥土,吃不饱饭,却忍耐坚持着,直到清清的水顺利流过水渠,他们才回家。父亲与他的朋友,喝酒、吃菜,亲切交谈,不觉疲倦,菜冷了,母亲端来土炉子,点燃炭火,放上土钵子,添加韭菜、腊肉、腊豆腐丝继续炖着吃,酒喝干,菜吃尽,已是月上柳梢头,他们还意犹未尽。

童年时期,韭菜焖泥鳅,是我最向往的。三月的水田泥土松软,一层水罩着,里面长满泥鳅,撒上一层油茶枯饼碎屑,等上半天,水田浮满一层泥鳅,一动不动,能捡半竹篓。把泥鳅处理干净,用盐腌制一个小时,锅里煎熟,盛在碗里,再在锅里煸炒干红辣椒、大蒜、姜丝、花椒,倒入熟泥鳅与切成短截的春韭,加入酱油、香油,焖煮几分钟出锅,泥鳅干香入味,麻辣醇浓。

韭菜最简单的吃法是单独炒韭菜,不需要任何菜搭配,单一的韭菜味,一股草药的香味,让人贪恋。

韭菜一次种植,可以多年收获,夏天的韭菜不吃,要让韭菜养根。每吃一茬韭菜,母亲用草木灰倒在刚割下的韭菜基部,十天半个月,韭菜又会长出崭新的叶子,等着我们享用,因此韭菜又叫懒人菜。

曾经去东北旅游,在一间小面馆,点了一碗猪肉片面条,店家端来热气腾腾的面,还送上一小碟深绿色的酱,我从未见过这种佐料,吃了一小口,有着韭菜的浓郁香味,辛辣之后回甘,味道醇浓,拌入面条,吃着口口生香暖胃,旅途的劳顿逐渐消散。我问过店家后,得知这是北方独有的韭花酱,他们在秋季摘下盛开的韭菜花加盐腌上半天,与姜、大蒜、苹果混在一起用石磨磨成酱,盛在小瓦罐里,盖好罐口,置干燥阴凉处,过一周就可以吃了。

去年到南方出差,那里晚上兴夜市,他们把韭菜烧烤着吃的,一根竹签子上插满韭菜,两头平整,刷满油,放在烤炉上,撒上椒盐、孜然粉、辣椒粉,几分钟就变软了,我第一次吃烤韭菜,香辣得劲,挺有精神的。

用韭菜与新鲜豆腐剁碎做馅包韭菜饺子,韭菜炒土豆丝、韭菜炒虾仁、韭菜炒猪肝,韭菜炒绿豆芽,用韭菜做汤,都是营养很高的美味,韭菜不是富贵菜,却是我们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佳肴。

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用户名  密码 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
视觉焦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