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池州 -> 县区 -> 石台 -> 正文
脱贫致富有“捷径”
——七都镇新棚村新辟公路开通,缩短村民出山通道
发布日期:2020-01-13 来源:池州日报    阅读:

图为村民们兴高采烈地走在新开通的道路上 通讯员江雪飞文/图

2020年的第一天,厚厚的霜下了一地,七都镇新棚村,莽莽苍苍的大山和疏疏朗朗的树林被薄薄的冰凌困顿着,似乎还没醒来。奇怪的是,村里600多名村民,在这严寒冬季的清晨,早早地聚在一起,闲唠着,议论着,显现出山里冬天少有的热闹。

“昨晚我就包了百十个粽子,刚煮好,天一亮就拿到通车现场去。”

“我也煮了一大锅五香蛋,给路上的干部和工人们尝尝。”

“老头子,赶快去买鞭炮,去迟了弄不好买不到了。”

原来,这天村里将有一条出山的道路正式启用,村民们兴奋难耐,正在自发地准备搞个通车仪式,表达一下发自内心的欣喜。

作为七都镇最为偏远的乡村,新棚村位于黟县、祁门、石台三县交界处的一条山沟里,绵延十几里的山坳就像一条长长的“口袋”,“口袋”底部与七都的黄河村接壤,入口连着横渡镇兰关村。很长时期以来,村民们仅靠“口袋”入口一条20多公里的山路出行,还得翻越海拔700多米高的大山,交通环境落后且险恶。

“历史上这里交通还是不错的,在靠两腿走路的年代,东至黟县柯村、祁门安凌只有2公里路,南到七都黄河不到5公里,西下横渡兰关走小路翻山也不过10公里,一点没有被甩在旮旯的感觉。可随着车轮子代替了脚板,四面环山的地理位置,反而成了新棚发展的最大羁绊。”1月1日,退休多年的原村党支部书记韩可涛拎着一箱礼花早早赶到通路现场,颇为感触道。

韩可涛说,虽然上世纪70年代末,新棚就修通了面向石台的出山公路,对于村民到达县城那是方便了不少,但对于其他地方却比走小路不知多出多少倍的路程。特别是撤乡并镇以后,村民们到七都镇办事,得绕好大一个半圆,凭空多出20公里。一旦遇上冰冻季节,交通就彻底断了。

“2002年春节前夕恰遇大雪封山,山路的积雪半月不化,山下的年货进不去,山里的村民出不来,结果,村里半爿小店的所有商品被村民们一‘抢’而空,好多人家仅以几斤瓜子过了个简单的春节。”村民曾凡才对原来的交通困境记忆犹新。

“我们扶贫工作队进村几年来,听到最多的就是群众对交通的反映,感触最深的也是老百姓出行难的问题。所以自扶贫工作开展以来,我们就把交通出行这项工作放在首位,短短3年里,先后硬化了原有的出山公路,相继打通了新棚通往黟县柯村、祁门安凌的通道,给群众带来不小的方便。但是,新棚作为七都镇的一个行政村,到达镇政府的直达通道依然没有解决,不但老百姓办事不方便,而且在行政管理上,也让当地政府增加不少成本。”新棚村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江洪分析道,去年,工作队着手准备,拉通新棚至黄河这条仅5公里的道路。这就等于在原有3条路的基础上,从“口袋”的底部再撕开一个口子,大大缩短出山的路程。

“这是一条在新棚老百姓看来出山最为便捷的道路,在修建的过程中,得到了群众的大力支持。虽说短短的5公里,但需要征用大量土地,为了节约成本,涉及的农户竟然主动放弃所有补偿款,使得施工十分顺利。从2018年7月开工至2019年12月,一年多时间,主体工程全部完工。从这一点来看,老百姓对这条路的期盼有多么急迫。”江洪说。

江洪说,路通以后,从小的方面来看,新棚村民到达县级主干道路程由原来的20公里缩短到现在的5公里。不但出行方便,农产品的运输成本节约了四分之三。从大的方面看,黟县柯村、祁门安凌也可通过这条路,直达商贸重镇七都,起到了繁荣边界贸易的作用。同时,在开发新棚红色旅游前景上,串起了一条‘柯村——新棚——七都’的便捷线路。
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用户名  密码 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
视觉焦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