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池州 -> 要闻综合 -> 正文
在武汉,我和她们成了一家人
发布日期:2020-02-12 来源:池州日报    阅读:

在池州市人民医院援支援湖北疗队中,

有一名男护叫陆桂宁,

在进入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医院呼吸6病区工作后,

短短11天,

陆桂宁和三名武汉“小姐姐”成为了一家人。

下面一起来看他们的故事

↓↓↓

Part1 爱跳舞的孙姐

孙姐看上去40岁左右,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可能因为肺部感染的关系,她缺氧厉害,不是很愿意和我说话,相处几天,我发现她常常躺在床上,很少下床活动。我理解她的心情。比起病毒的阴影,孤独和恐惧更让人难以抵抗。以前,她还有家人互相扶持,再难也只是困难本身,一旦离开熟悉的家,来到陌生的医院,独自一人,经受病毒的威胁,面对未知的日子,挂念分离的家人,她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。

所以,每次进入病房,我都会主动跟她打招呼:“小姐姐,你家在武汉哪里?”“你的眉毛好漂亮!”“你顶多也就30多岁吧?”......做完每天的治疗之后,我还会帮她打打开水、拿拿饭菜,尽可能地从生活上照顾好她。


慢慢地,她的话开始多了起来,因为队里要求我们减少和患者的直接接触,降低暴露风险,所以我们加了微信。在闲暇的时候,我们经常聊天,互相鼓励,我总是安慰她:“孙姐,你必须得开心起来啊,这样抵抗力才会增强,才能早日战胜病毒和家人团聚!”

她好转得很快,快转院时,我才知道孙姐原来是位舞蹈高手,临走前一天,她还笑着给我表演了一个高难度的一字马动作,麻溜的动作,根本不像一个大病初愈的人。

Part2 疫情过后的约定

王姐对佛教感兴趣,人也很活泼,得知我来自九华山脚下,可能是觉得很亲切吧,没事她就喜欢跟我叙叙,我也很高兴能多陪她聊一会儿,让她少些孤独感。


她本来准备今年上九华山的,没想到疫情这么严重,没去成,她时常在我面前说:“等疫情结束了,我一定要去一次九华山,到时候你一定要陪我一起啊!”

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,除了对症治疗以外,更多的是要患者保持心情的愉悦和适当的运动,所以,我经常告诉她,如果你觉得无聊,可以随时找我微信聊天,身体允许的情况下,也可以在床上或者床边多活动活动,晒晒太阳,保持一个好心情,你的病才会好得快。

Part3 信任的力量

刚见到李姐的时候,她正在上心电监护,氧饱和度只有92左右,她年纪稍大一点,头发已经花白了,我很担心她的状况。

还好,过了几天,数值上去了,前不久,她的心电监护已经撤了,我才能和她好好说说话,不过因为缺氧,她聊得也不多,但给她打气、鼓劲,依旧是我每天的必修课。

每天,我身上都穿着厚厚的防护服,戴着护目镜、口罩,手上还有3层防护手套,所以像抽血、打针这样的操作,以前看似无比简单,现在却变得困难重重,偶尔打不上去时,她也不会怪我,反而会鼓励我。


我们病区有6组护士,每组6小时,连轴转,大家穿的都是大白似的防护服,所以很难一眼分清谁是谁。经常,看到有护士过来换班时,她就会问起来:“谁是小陆?”“小陆在不在?”发现是我在上班时,她总会和我多聊几句。看着她慢慢开心起来,身体逐渐恢复,我很开心,说明我的心理护理起到了一定的效果。


2月9日,在大家的努力下,三位“小姐姐”已经核酸阴性,符合出院指征了。下午,她们被转到社区医院做最后的隔离观察,接到她们发来的信息:“我们很好,还刚好住在了一个房间,很开心。”“希望在最后的隔离期里,你能继续做好自我防护,天天保持好心情,早日回家和亲人团聚,来日我们再聚!”我期盼着,疫情过去,春暖花开时,我们相聚九华。

end 总是去安慰

有时去治愈;常常去帮助;总是去安慰。这是长眠在纽约东北部的撒拉纳克湖畔的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,这段铭言穿越时空,久久流传在人间,至今熠熠发光。


在这场抗疫战斗中,疫情是我们的敌人。像三位“小姐姐”一样的人,需要在十多天甚至更长的时间里,度过一段特别难熬的生活。和我们医护一样,她们也是战士,值得尊重,需要呵护,更需要安慰。

我在武汉这11天,和她们互相加油、互相鼓劲,收获了不一样的亲情,患难中的亲情,很荣幸,我们成为疫情下的一家人。

我很庆幸自己的努力能带来收获,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有用,这是一个好的开始,给了我很大的鼓舞,希望在自己的努力下,能和越来越多的病人成为朋友、成为家人,在疫情中,相互加油,相互鼓劲,开开心心,像这三位姐姐一样,战胜病毒。

一切还在继续,我也在继续战斗,一切都会好的,不是么?

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用户名  密码 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
视觉焦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