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池州 -> 要闻综合 -> 正文
我的名字叫“党员”
发布日期:2020-02-15    作者:□记者汪玉芳 阅读:


  2月11日早上5点多,吴帮会就早早起床,戴上口罩,打开房门,远远地看了一眼睡梦中的妻儿。他很想去亲一亲3岁的儿子,儿子最黏他,但他已经有十几天没敢抱孩子了。匆匆弄了点吃的,吴帮会就和同事裴大爱一起去了菜市场和超市采购。
  疫情防控以来,菜市场和超市这种人员集聚的地方,成了人们怕去的场所,但吴帮会和裴大爱却每天都要来,而且往往一忙就是2个小时。他们本是牛头山环保服务有限公司的员工,负责该区域保洁工作。受疫情影响,长江安庆段部分水域关闭上岸通道,停泊在牛头山港海螺二号锚地的60多艘船不能出航,船员也不能下船。几百号人的吃喝怎么办?正月初二,吴帮会向牛头山镇相关负责人主动请缨,“关键时刻,党员要上,公司有船只,我可以为他们采购。”同时,他也向自己公司其他股东说明了想法,大家都一致支持,公司提供船,水手裴大爱也主动报名,愿意和他并肩作战。
  就这样,从不进菜场的大男人吴帮会和裴大爱,成了菜市场的常客。前一天晚上,船主们通过手机把购买清单发给他,第二天一早,他根据清单一一采购。采购的清单里,包括了很多生活用品,孩子的奶粉尿不湿,还有女人的生活用品,这让他很尴尬,第一次去买愣在超市转了两圈,不好意思开口问。
  “每天的采购量在500公斤左右,多的也有1000公斤,十几天的时间已经运送了4、5吨的物资。”吴帮会骑着电动三轮车,常常要往返三四趟,再把这些物资一一搬上船,挨个分发给每艘船,牛头山镇宝赛村还派了两个党员志愿者帮忙。四个人,每天中午都要忙到一两点才能吃上饭。
  “这些天,真是亏了他了。他买的菜比我们自己买的还便宜,账目也算得清楚。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名字,他只说自己叫党员。”来自山东的船长仇加军说,自己的船大年三十就停在了锚地。当地政府和海事部门为他们建立了微信联系群,有需要就在群里提,有党员志愿者免费帮忙采购。“每次看见他来,船主们都特别高兴,就喊党员同志来了,有的船主为了表达感谢,在采购费用里会多加几十块钱,但都被他一一退回了。”仇加军说,他们让我们感受到了异地他乡的温暖。“我不为赚钱,也不要大家感谢,现在是困难时期,互相帮助,才能尽快渡过难关。”吴帮会说。
  “60多艘船都来自全国各地,每天外出接触这么多人,说不害怕是假的。”吴帮会笑着说,他和裴大爱家里都有老人和孩子。在外跑了一天,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洗衣服,他也不敢和家人一起吃饭睡觉,在家的时候自己在房间内隔离。“但是我知道,关键时刻党员必须上。我是一名退伍军人,明白这个道理。”吴帮会的话朴实却很坚定。
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用户名  密码 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
视觉焦点